石墓一角

乐橙←莫‖林中白沙(一)‖架空向

*小伙伴的乐橙点文 @林中白沙

*非原著设定_(:з)∠)_请谨慎食用






Chapter 1

张佳乐是误打误撞闯入这鬼地方的。眼前迷蒙蒙的一片雾使他像处在黑暗中一般摸不清方向,伸出手收回来抓住的只是一滩空气中的水雾,在这摸不清自己究竟身处何地的鬼地方,张佳乐低声破口骂了一句:

“该死。”

这种鸟不拉屎的走来走去到处都是雾,连个鬼影也没见到一个的鬼地方,我竟然也能倒霉蛋一样地撞进来,看来之前枪械比赛一个滑手滚到了第二名还不算运气最差的?

张佳乐在心里把自己的“不幸体质”操蛋了一遍。

脚下是湿漉漉的泥地,混着大大小小浅浅不一的水洼,啪嗒啪嗒,张佳乐甚至想把这水和泥混浊在一起的地面踩烂。啪嗒啪嗒,永远看不清前方的大雾、踩起来十分费力的泥土地、已经听到恶心的踩进水洼的声音——张佳乐已经在这里,这样漫无目的地地行走了大概一个时辰。搜寻出去的路的行动毫无进展。

“该死!”

张佳乐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一句。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真他妈恶心!”

砸了砸嘴之后,他又开始冷静分析当下的情况。

再继续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下去只是浪费体力,不如制造点动静出来看看情况。

于是张佳乐从兜里摸出一颗手雷,拉了手柄之后一个甩手就向前方掷去,又连着后跳了两步站定察看起情势来。

“嘭”地一声,手雷炸出一股气浪,这股气浪顿时将浓雾冲开并卷着一阵风向张佳乐袭来——举起手臂,张佳乐眯着眼想看清浓雾被冲开的前方究竟有什么,然而这雾虽是被冲开化淡了些,却也不至于到清晰可见的地步,只是依稀能看到几个树影子,很快又消失不见。

张佳乐失望地放下手臂,刚想叹气骂脏,冷不丁从身后飞来一支手里剑,他飞快转身从左腰袋抽出一把短刀,抬手击挡,有惊无险。

“躲得挺快呀。”

从浓雾中传来一个女人仿佛笑意盈盈的话语,张佳乐不禁皱眉,该死,总算听到个人声了,但此时显然来者不善。他再次在心里把自己的“不幸体质”操蛋了一遍。

“这个你也能躲掉吗?”

随着话音而来的还有数颗角度刁钻的子弹,张佳乐暗自吃惊,卧槽,这个人竟然也是个会耍枪的!一秒都不带迟疑,张佳乐迅疾从右腰带掏出了自己的手枪,仿佛前来的子弹是从他的枪膛里被射出来的一般摸清了轨道,真正从他枪膛里出来的子弹砰砰砰地与飞来的子弹相撞,竟一时在雾中擦出多团火花,转瞬又归于无。

张佳乐此时丝毫也不敢懈怠,向他开枪的女人显然也是个耍枪好手,若不是张佳乐对自己的射击技巧有相当的自信,怕也是不敢这样还击。

虽则在这样的处境下,还遇上了这么一位厉害的对手,张佳乐除了紧张戒备,还有一些兴奋。

——耍枪的女人?那倒是有点意思。

先前被这乌烟瘴气的鬼地方搞得不甚耐烦的张佳乐,于此时此刻,却是露出了令人难以理解的笑容。

“枪打得不错。”

浓雾之中,缓步走来一个女人绰约的身影,隐隐约约,逐渐清晰可辨。张佳乐瞪圆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眼前的女人橘色的长发顺从垂至腰间,纤瘦的身子却装备了大大小小的枪支和其他机械,纤细的手竟提着一筒暴力攻击型的手炮——人与装备的惊人对比,纤瘦与重火力的强烈反差……张佳乐不禁揉了揉眼,卧槽,我没看错吧?这么好看的妹子?我靠,好好的一漂亮妹子,玩什么枪支弹药啊!暴殄天物啊!

心里这么想着,却仍是不敢放松戒备的张佳乐紧握着枪,并不打算回话。

“嗯?刚才不是还笑得挺开心的吗,现在反倒不说话啦?”

“我靠,你怎么看得到的!”

本没打算说话的张佳乐被眼前的女人一调侃,倒忍不住炸毛了。

“我戴着护目镜啊~”

橘发女人笑意盈盈抬起手,敲了敲她护目镜的侧边,语气甚是活泼。

“……我靠。”

张佳乐看到眼前的人这么调皮可爱的模样,转而一想到先前剑拔弩张的走火打斗,不禁替自己觉得憋屈。

你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可以一笔勾销了吗?我是那种被美色迷惑迷失心智的人吗?

此时还在建立心理防备的张佳乐被妹子抛来的一副护目镜搞得一脸懵逼。

“借你。不想死在这里就跟我走哦。”

——刚快要建立好的心里防备一下子哗啦啦倾塌,张佳乐接住护目镜,难以理解眼下瞬息万变的情况,嘟嘟囔囔着却是慢慢戴上了护目镜。

——可能,他真的就是那种被美色迷惑心智的人吧。

多年后的张佳乐不禁这么重新定义自己。

啪嗒啪嗒。

张佳乐跟着前面橘发的妹子在这浓雾密布的湿热丛林中稳步前进。戴上护目镜之后的景象竟变得清晰很多,前方五十米的树木也依稀可见——不可思议。

这他妈是什么高科技护目镜?

第一次见识到护目镜还有如此牛逼之功用的张佳乐心里不禁一直嘀咕。

绝不是他张佳乐孤陋寡闻,而是这他妈也太诡异了好吗!先前伸手都看不太清五指的浓雾戴上护目镜之后竟四十五米内清晰可见,但即使看得见,在这样一个走来走去看这看哪似乎都一样的鬼地方,这妹子竟然能丝毫不见动摇地走出一条路来,而且这路貌似还挺正确的——证据之一就是周围的雾逐渐散了。

“诶,妹子,你好像对这鬼林子挺熟悉啊?”

张佳乐终于没忍住开口。

“这不是鬼林子,”前面一直专心领路也不多话的妹子也随张佳乐开口了,“这里叫白沙林。”

白沙林?

张佳乐略一皱眉,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不过这名字取得可真他妈贴切啊!可不就是白沙林吗?见鬼的浓雾和见鬼的泥地,太丫的贴切了!

张佳乐心里正不住地吐槽呢,却没注意周遭的白雾几乎已完全褪去。

眼前的妹子却是站住脚,跟着张佳乐也是顿住了,这才注意到已周遭的不是白雾,而是完全绿莹莹的茂密树叶了。脚下踩踏的也不是先前难以行走的水和泥地,而是下脚柔软的草丛地。

眼前是那妹子的一头橘色长发,与密密麻麻的草树——橙与绿的极致反差,却无比和谐地融合在一起,令人心生讶异。

那人却是缓缓转过身来了,似是继续着刚才那个没说完的话题,她眼带盈盈波光,话语中有那么一股子英气,“这片林子叫白沙林,”她转身时,似乎有光在她周身跳舞——

光究竟有没有跳舞,张佳乐不知道,可他确实看见了,那草树随着她的转动,仿佛变出另一个模样,那草树后竟显现出一间房屋的模样来。

张佳乐眼里满是惊讶,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仿佛有精灵加持的橘发妹子,她周身散发着一种柔和的光,眼波柔柔噙着笑意,却又毫不轻浮,反而极致端庄的神圣模样。

然后张佳乐听到她的声音轻轻柔柔,他听到她说,语气间无甚起伏——

“我是这里的守林人。”

评论(8)
热度(28)

石墓一角

心念所驻即为城池

*全职高手all橙写手
*我叫鱼子酱w欢迎扩列察看感谢!

To Imprint One's Personality On One's Writing.

© 石墓一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