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墓一角

烛光摇曳着,暖橘色与暗夜在墙壁上交织着。烛子上的火苗滋滋地发出声响。

张佳乐单手枕着头,躺在床上出神。

“还不睡吗?”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张佳乐猛然起身,看向门口拿着盏油灯的恶作剧成功般笑起来的苏沐橙,一时失声。

片刻之后,他回过神来,挠挠自己的后脑勺,满脸无奈。

“不带这么吓人的啊…”

“嘿嘿,抱歉啦。”

苏沐橙笑着走近,朝他吐了吐舌头,可完全没有忏悔的样子,“但我没想到你这么容易被吓到。”

她将油灯凑近了张佳乐的脸,油灯的光亮打在张佳乐脸上,一闪一闪的,飘忽不定,倒让张佳乐原本有些紧绷的神情显得缓和而温定。

“嘿嘿,奇怪的脸。”

苏沐橙笑道。咧起的嘴角带着温婉的...

Chapter 3

就在张佳乐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屋子外却是传来马蹄践踏的声音,来人似乎不少。

屋里瞬间刮起一阵疾风,张佳乐眨眼的工夫,那本在老老实实磕瓜子的少年就不见了。

心下纳闷,竟然有速度这么快的人?

橘发妹子看他一眼,边起身边笑道:“莫凡爆发力很强,你下次可以和他试试百米赛跑。”

似乎是在说玩笑话。

“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去就回来。”

她说这话的时候,笑眼眯眯的,似乎外面发生的不是什么大事。

“外面发生了什么了?”

张佳乐也是边说边起身,要他坐着干瞪眼,让妹子出去解决事情,那可不是他一个男子汉的做事风格。

“嗯……一些小麻烦。”妹子想了想,似乎是在找合适的字眼,...

“我埋藏在心底 最珍视的东西 你终于注意到了呢 ”

那是——名为“你”的事物。

唯有与你共舞的旋律 还遗留心中

纳兰妙殊:

每次一些粉丝们搞出什么集体活动,都是大型羞耻现场,其甚者宛如邪教教徒集体发作。然而身在其中的人就像被透明穹顶罩住一样,懵然不知,反而引以为荣。凡是对她们喜欢的偶像的电影电视剧提出批评意见的人,都是黑子。为什么不肯相信、承认这个电影电视剧确实糟烂?因为“在所有团结的催化剂中,最容易运用和理解的一项,就是仇恨。



当我们在群众运动中丧失了自我独立性,我们就得到了一种新自由--一种无愧无疚地去恨、去恫吓、去撒谎、去凌虐、去背叛的自由。这毫无疑问是群众运动的部分吸引力所寄。在群众运动中我们获得了干下流勾当的权力。



而且粉丝们都有“我...

A舍长:

双本命同框!

想在PM本里塞一点点的私心LEN影布组就试了一下w

((其实我也是后来才发觉厨的全是一个配色233太好搭了o<<

*小伙伴的点文 @林中白沙

Chapter 2

“我是这里的守林人。”

她说这话的时候,周身有光在闪动。

张佳乐呆呆地看着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妹子却是转身向那座屋子走去,橘色的长发在微风中轻轻飘扬,带动起明亮的光,张佳乐觉得这个人或许是个精灵什么之类的存在。

橘发妹子走到被宽大树叶重重掩盖的屋门前,回身看看张佳乐,莞尔一笑,眉眼弯得倒像是丛林中的小狐狸。

“你不进来吗?”

张佳乐头一晃,这才猛地回过神,竟没多想,急急忙忙地跑了过去。

他看着她轻轻掩开那些树叶,抬腿进了屋,那头橘发像是一溜烟似的也跟着窜了进去,勾动起几片绿油油的叶子,咝溜一声,转眼就陷进了屋去。

张佳乐...

*小伙伴的乐橙点文 @林中白沙

*非原著设定_(:з)∠)_请谨慎食用

Chapter 1

张佳乐是误打误撞闯入这鬼地方的。眼前迷蒙蒙的一片雾使他像处在黑暗中一般摸不清方向,伸出手收回来抓住的只是一滩空气中的水雾,在这摸不清自己究竟身处何地的鬼地方,张佳乐低声破口骂了一句:

“该死。”

这种鸟不拉屎的走来走去到处都是雾,连个鬼影也没见到一个的鬼地方,我竟然也能倒霉蛋一样地撞进来,看来之前枪械比赛一个滑手滚到了第二名还不算运气最差的?

张佳乐在心里把自己的“不幸体质”操蛋了一遍。

脚下是湿漉漉的泥地,混着大大小小浅浅不一的水洼,啪嗒啪嗒,张佳乐甚至想把这水和泥混浊在一起的地面踩烂...

“双王并立,最佳搭档”

风疏星沉:

老叶有的我们沐沐也不能少啊w
送上沐沐夺冠路上的五个版头\(//∇//)\

——胜利,她会努力去争取,但只要在这个人身边,她会觉得自己的努力更加有意义。
——那一近一远的组合,虽然没能拿下一个总冠军,但却绝对是职业赛场,甚至整个荣耀中最具默契的搭档。

双王并立,最佳搭档。
这次我们终于能把你送上巅峰。

——于是她不再做那个跑龙套的配角,她要接手叶修所做过的一切,在未来的日子里,像叶修那样成为兴欣的主角,直到自己退役那天。

继续勇敢地走下去吧,我的姑娘。

白的毛熊:

画了一点全职。

cp大概出点小东西。

1 / 8

石墓一角

心念所驻即为城池

*全职高手all橙写手
*我叫鱼子酱w欢迎扩列察看感谢!

To Imprint One's Personality On One's Writing.

© 石墓一角 | Powered by LOFTER